-->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今天是酒店隔离第6天,我又回马来西亚了。

在返马需要隔离14天,回新需要隔离21天的新政策下,我还是回来了。

爸爸在5月16日突然往生了,哥哥也在同一天被送入医院,医生说因糖尿病而截脚趾头的伤口被细菌感染,影响了肺部,身体含氧量极低。医生评估后需要再动手术截脚掌,当然这些需要等到哥哥身体状况变好才能进行。

17日早上到了公司,拿电脑交代工作事宜,老板亲自载我去woodlands train station准备回家。在等待过程中,哥哥确认是covid患者,医生准备插管中。帮忙的亲戚马上将消息传给邻居,那天帮忙的朋友们,还有殡葬业者。狗狗也紧急被安顿在朋友那里。

一路哭着回到新山,通知KKM的人要申请time off (14天隔离期内只能申请一次,因此我申请去送爸爸)3小时,再一路哭着到隔离酒店。

朋友关爱的WhatsApp和电话不停息,堂弟妹们也忙着update我关于丧礼和哥哥的情况。是的,母亲已往生,家里只剩下爸爸,哥哥,狗狗们和我了。

入住隔离酒店前需要填写很多资料,其中紧急联络人令我再次泪奔,原来没有家人的心情是那么无助。KKM的人耳提面命,回到酒店一定要发邮件提出申请;check in后马上提出申请,KKM也在1个多小时后回复,申请批准。

18号在酒店整理心情,堂妹在灵堂开直播让我参与仪式,外坡的亲戚也申请了准证下来要送爸爸最后一程。所有人被提醒做好安全措施,师傅也很坚持等到亲戚下来再一起念经。

19号等通知到了酒店大堂,按照指示穿好防护衣,从头包到脚密不透风,一切就绪出发到了灵堂。师傅马上进行封棺仪式,我也获准和爸爸说话,送了最后一程。哥哥在今天住进了ICU, 医生为他注入高强度的镇定剂让他安睡,顺便也戴上维生系统。

20号堂妹让我和狗狗们进行了视频,它们都健康安好,幸好它们都健康安好。职责所在,我也逼自己上班将重要的事情处理完。哥哥情况似有好转,当天拆除维生仪器。亲戚告诉我,其实爸爸在过年时有说过自己活够了,不想拖累我之类的话。亲戚的意思是爸爸已经解脱,要我不要太难过。

21日医院终于捎来好消息,哥哥醒了,能说话,手能动。虽然不确定精神状况如何,但是确实数日来得到的最好消息。有朋友帮忙点灯,有朋友帮忙祷告,大家都在集气帮哥哥加油打气。

一路走来,得到许多人的帮助;

- 亲戚们的守护 

- 同事们的支持理解

- 朋友们不间断的帮助和鼓励,许久不联络的朋友也冒出安慰我

- 邻居,新加坡房东,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释出的所有善意

- 议员曾茄恩与助理Siewli的即时回复

还有很多很多我忘了,或不能尽录的好人好意,在这里所有的感谢都化为深深一鞠躬,泣谢大家的帮助,理解和支持。

事发突然,我需要时间的沉淀来抚平心里的伤口。未来的路充满未知,而我也只能随波逐流,走一步算一步。我只希望如果可以,这条路上有哥哥、狗狗和我慢慢地走下去。

疫情无情,悲剧不断上演,只要有爱就有希望,希望大家都能保持健康,平安喜乐。






http://racheltew.blogspot.com/2021/05/1652021.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