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GAQRS (5226) 家盟吉 - 乱世出英雄 变天出大熊 (GBGAQRS 篇)




上周在政治变天后,大马股市涌现了不少平日难得一见的大熊股,尤其是依赖政府合约的建筑股。而跌得最为“出众”的则是MYEGGKENT。而大家对这些股都特别关注,特别是MYEGGKENT的股东,已经吓到脸青青,迫不及待地欲卖出手上的持股。不过另一边厢,又有不少人已经着手研究现在是不是黄金机会,希望在轮恐慌当中以便宜的价格买入大赚一笔。

虽 然完全没有消息指出这些股的现有合约已经遭到取消或未来没有机会和新政府合作,但是投资者已经打定输数认为这些股未来无法在新政府占到好处了,所以目前这 些恐慌抛售都只是建立于对未来感到悲观的期望值。这些的恐慌并非全无道理,因为如果未来这些股真的无法在新政府占到好处,那时你才后知后觉地想卖已经太迟 了。

不 过,这些所谓的恐慌都是出自于人们对未来的期望值,有者可能过于悲观亦可能过于乐观,其实或许这些公司未来还是能和新政府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的。未来的故 事没人能懂,也不是我们投资者所能控制的。而我们投资者能做的就是在这些股当中找出恐慌抛售太超过合理的未来期望值的公司。

毕竟股不会一直不停止地升上去,同时也不会一直不停止地跌下去。况且公司也不可能因为换了新政府一文不值嘛。所以笔者上周有提及对这些暴跌股开始有了留意。 
而当中笔者最感为兴趣的就是建筑股 GBGAQRS了。为什么呢?首要原因是GBGQARS的规模较小,未来如果未能得到政府的合约所受到影响比其他重磅公司来得轻。

GBGAQRS的背景
老实说,在这之前笔者对这家名字特难记的建筑股没有什么兴趣和研究,最近的印象是它赢到LRT3其中的一份合约。

这家公司于2012年上市,当时IPORM1.18发售,以当时的股数,市值达RM420million。而最新的股价是RM0.925,市值达RM429million。换言之,一名投资者从IPO持有到现在是亏钱的,因为6年间GBGAQRS还曾两次执行private placement

而现在的GBGAQRS绝对比6前的实力更为强劲,不过一个大选就让其市值搞垮了。

2016年,被公司喻为浴火重生的一年,现任的CEO Dato' Azizan Jaafar提倡转型计划以解决当时三大问题,即高债务,低迷的建筑订单和高营运成本比例。

而现在的GBG都成功改善上述的三大问题,首先卖出一些非核心业务的资产套现,然后于2017年执行private placement,一部分的warrant的持有者也转换成母股,使公司从中取得资金,相比起2016年净负债RM235million,目前只是净负债RM30million左右而已。

2016年和2017年分别取得RM1.5billionRM1.3billion的订单,使手上订单价值大幅度上涨。营运成本也从之前的22%降低至14%,所以现任CEO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GBGAQRS的财务表现
以现有的情况,GBGAQRS的过去财务表现可能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因为投资者都在跟踪GBGAQRS和政府的关系,及思绪未来GBGAQRS还可以分到蛋糕吗?即使现在手上订单雄厚也被投资者的担忧而被忽视了。

GBGAQRS的前景
笔者在这里就已最坏的情况下推测GBGAQRS未来在一两年都未能赢取任何政府合约,目前价值RM2.7billion订单,是公司市值6倍之多,足以让公司忙碌至2020年。以下为GBGAQRS手上未完成的订单,其中为去年获得的LRT3合约最为大份。可看得出GBGAQRS目前都是较为依赖政府合约。虽然政府明言要检讨大型计划,但是笔者认为这些进行中的计划不大可能暂停的。

GBGAQRS已设定今年的目标是取得RM1.5billion的订单,主要是虎视眈眈ECRLPan Borneo Highway的合约。而证卷行给予的预测今年订单价值是位于RM500millionRM700million之间。笔者认为今年如果未能获得政府合约,很大可能连证卷行所给予的目标都无法达到。

GBGAQRSshare buyback
比起悲情的GKENT需要特地举行EGM而取得股东的批准以执行share buybackGBGAQRS则较为幸运,早就取得股东的批准得以执行share buyback,所以在股价暴跌后GBGAQRS天天都在执行share buyback

不过不要太开心,因为笔者还没真正看过一家公司因share buyback而使到股价大起的,顶多只能稍微稳住股价而已。

不过有趣的是从2017年至今,GBGAQRS通过private placement, warrant exercise融资RM85million,平均售价为RM1.3 RM1.35。而share buyback则以平均RM0.94回购,目前已花RM9.6million,相信陆续有来。当然这些之前高价售股然后现在以便宜回购的价差‘盈利‘是不会出现于income statement的,但有助提高Net Asset。这个价差在股数没变化的情况下,却为GBGAQRS多出了约RM3.5million的现金。

2017年至今的private placement, warrant exercise, share buyback变动

值得一提的是笔者都只是提及GBGAQRS的建筑业务,别忘了事实上GBGAQRS也有房产业务。但笔者简略地研究其房产业务后,发现没有太多看头所以就没有多于描述,其最大的计划会是位于SabahOne Jesselton Waterfront,其发展总值可达18亿令吉,预计年尾开始建设。

至于GBGAQRS能否重返巅峰? 值得留意,时间会是答案。

西山

http://westhill90.blogspot.my/2018/05/gbgaqr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