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昨天发布Ivy的故事后,收到另一位读者的分享。

她和老妈争执时,妈妈很常以“我们不都是这样长大的,还不是好好的”来回应她。某天吵完后,她问了老妈一句:“你到底能不能让我幸福?”后,老妈破天荒的没有拿出平时的这句话来顶她,而是沉默了一会儿,说:“妈不知道。”之后她含泪以一堆心理层面的道理完成了疾风暴雨般的控诉,第二天就匆匆收拾了东西离家回到工作的城市上班。

之后,老妈给她发了个讯息:“你那天说的那些心理学的书,能不能下载一份给我?”,那时她才醒悟和理解了妈妈立场上的“不知道”。对啊,妈妈在她的这个年纪时,又哪有心理学可以读呢?

水星熊想,就一般家庭而言,他们那一代人,小时候穷,少年时乱,中年时赶上时代剧变,到了老年,又被淹没在了资讯的洪流里。这样的时代烙印,或多或少被刻在了他们的身上,成为那些并不那么可爱的特征。

比如说,对权威的狂热迷恋。

比如说,对体制的盲目推崇。

比如说,对新知的排斥鄙夷。

比如说,坚信着“到了年纪就应该结婚”或“棍棒之下出孝子”的理论。

但,他们或许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他们只是不知道,生活还可以有另外的可能。

过去,父母和我们之间强者和弱者分明的立场,现在,位置早已偷偷地做了对调。我们拥有更好的教育条件,能轻易接触到最新的科技和最权威的观点。我们不像他们那一代人,只能靠着老一辈口口相传下来的理念生活。

个人认为,妥协有两种,一种是弱者对强者的让步,一种是强者给弱者的温柔。

以前水星熊总是不理解父母对某些事情的立场观点,其实,有一些到现在依然不理解。

而他们,或许也很难理解水星熊。

理解不了水星熊为什么选择投资“高风险”的股票而不是稳定的定存或房产,理解不了为何水星熊只想谈恋爱不想结婚,理解不了水星熊为何要出国工作,理解不了水星熊喜欢但对他们而言却很陌生的会计学和心理学。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不是水星熊理想中的父母,水星熊也不是他们心中完美的小孩。

这世界,也不是一定要“非常幸福”才够圆满呀。

各自安好,彼此不负。就已经是很好的人生了。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0/01/blog-post_7.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